EN

钛媒体:把便利店开进居民楼里?这种零售新业态也想和京东、阿里抢跑

时间:2017-11-09 编辑:

很少有人能预料到,当“新零售”的战火从巨头在线上的流量之争转移到线下后,若干年前不被关注的“夫妻老婆店”如今却成为京东、阿里争抢的对象。
 
在2016年前后,京东与阿里分别成立了针对零售小店的一站式购物平台“京东新通路事业部”与“阿里零售通平台”,逐渐改变了小店老板们的订货方式,过去需要在批发市场与经销商之间周旋的他们,直接升级到“App一键下单”。
 
两家电商巨头希望通过对小 B 端进货渠道的电子化升级,完成对整个零售业供应链的重塑。
 
不过,由于小店的分散业态与零售行业的多级分销体系,围绕供应链的创业并不容易。谁能尽快占领小店,就相当于抢下更多的线下流量入口。
 
根据凯度零售提供的数据,目前整个中国市场有将近700万家夫妻老婆店、小便利店。“2018年我们的目标是要冲500万家店,基本上90%的村镇都要进去。”快消B2B 平台“惠下单”创始人崔震曾在采访中告诉钛媒体记者。
 
除了供应链,想要占领线下的社区门店入口,是否还有其他方法?
 
最近在深圳、东莞、长沙等地,一种类似于“夫妻老婆店”的新型业态悄然诞生。它通过小区内的智能车闸、门禁、门锁导入用户,并利用深入社区的地理位置,为周边居民提供包括百货、快递、看护、理疗、代收费等服务,以此增加活跃度并洞察用户行为,同时为物业公司、地产商提供数据参考与决策支持。
 
 
25岁的余灿展在今年辞去了互联网公司的工作,将自己位于深圳锦明花园三室一厅的住房改造成了一家“安心店”。
 
在余灿展的店里,门厅摆放着粮油、酱醋、果蔬等百货样品,客厅被布置成“健康理疗”的专区,余下的几个起居室则作为快递存放室与单独的理疗室,还有一个小书房被当作便民缴费区域,以协助物业等机构协助居民缴纳水电、燃煤等费用。
 
“我一直住在这个小区,和邻居都比较熟悉,大家也都信任我,有的大妈会过来买些东西,顺便再泡个脚,做个理疗。”余灿展对钛媒体记者说到。
 
 
表面看来,这只是一个集合了更多服务的社区便民站,但在余灿展和安心店的背后,真正助推这种模式在社区中蔓延的还有一个关键平台:安心点 APP。
 
作为广东智能硬件厂商安尔发旗下的社区智慧门户,“安心点”在小区物业安装了安尔发的车闸、门禁、门锁后,顺理成章地被用户装载进智能手机中。目前,安心点已在北京、广州、上海、武汉、石家庄、长沙等全国71个城市开展了联营合作,已签署业务合作协议的社区达1080个,APP下载用户超过64万。
 
对于安装了智能门锁的用户来说,每日进出门禁自然是必须动作,安心点的这64万用户也自然有着高于大多互联网产品的活跃度,但由于安心点的工具属性,用户大多在开门后“用完即走”,再加上传统的售卖硬件模式极易触到天花板。对于安心点及其母公司安尔发来说,如何将这近64万日活用户发挥出更大价值,成为业务转型的下一目标。
 
“我们想做社区服务模式中的「滴滴」。”安心店创始人、广东安尔发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邓新文这样对钛媒体记者说到,从事十余年传统制造业后,这位硬件行业的老兵如今也将目光放在了“新零售”,他希望将社区居民需要的生活日用品、农产品、理疗等便民服务集合在安心点的 APP 中,让用户可以像一键打车那样快速享受到这些服务。
 
在邓新文看来,安心店区别于传统的线下零售模式:首先在选址上利用店长自己的住宅,一方面够“轻”,另一方面与居民够“近”,解决的是重资产与最后一公里的配送问题;另一方面,安尔发规定一个安心店长最多只能覆盖500户,同时要求店长利用邻里关系的优势,为周边用户提供精细化服务。
 
“比如店长知道谁家有了二胎,或者谁家的户主出差家里小孩需要照顾,都可以在安心点的后台进行标注,再为用户推送相应的儿童托管等服务。”邓新文表示。
 
这种基于熟人圈子的社区运营模式,与京东阿里在各地村镇布局的京东帮、村淘也有几分相似,事实上,农村的留守人口与城市里的社区活跃用户也有着天然重合——中老年偏多,对互联网的不敏感,以及熟人的口碑效应。因此,要想争夺这部分群体,在其中培植一个KOL是最有效率的方式,安心店长就是这样一个角色。
 
在邓新文的理想状态下,这种扎根邻里的“安心店”,实则是一种用户流量的变现平台:通过在社区布局硬件聚拢用户,再用软件形式撮合周边服务,最终将运营与交易,以及随之产生的数据沉淀在平台,相比传统的硬件资产,这类记录着用户精准数据的轻资产也为安尔发带去了更具价值的商业化前景。
 
社区流量变现的双面难题
 
邓新文也较早意识到数据资源的宝贵。“当时有个很大的开发商想和我们合作铺设备,但他们要求把数据归他们管,这是不可能的。”邓新文告诉钛媒体记者。
 
但商业模式的变化也让安尔发经历转型带来的阵痛,在其最新披露的2017年半年度报告中,营业收入与归属股东净利润分别较上期下滑26.02%与86.62%。对于利润下滑的原因,财报中给出的解释之一为:全国城市联营招商和小区落地实施,需要资金和人员进行社区拓展,较同期相比销售费用增大。
 
邓新文正试图用更快的速度将“安心点”拓展至全国。
 
社区淘金,早期考验的就是项目的地推能力。去年12月,安尔发与天九幸福控股集团达成战略合作,以借助后者庞大的地方商会资源,在全国各地成立“安心点”联营运营团队,一方面推动与各地物业公司的合作,一方面招揽地方合作方,以加盟的方式扩展社区。
 
社区服务市场上激烈的竞争,成为“安心店”面临的第一大难题。
 
眼下,社区小店已成为被争抢的战场,同样打着线下流量入口生意的,除了前述的京东阿里以外,地产商自然不会放过这块蛋糕。不论是万科万达这类强势的自有物业,还是同样在数字化转型的花样年这类地产商,都在试图用一款提供生活服务的 APP 圈住用户后,再在大数据以及精准营销的方向做文章。
 
利用住户进出门禁的入口,安心店获得了第一波用户流量。
 
这并不容易。安心店想要实现的用户服务差异化,需要一端撮合足够数量的商家,一端收集足够体量的用户行为数据,中间还要辅以算法,才能完成安心点 APP 上“千人千面”的理想状态,但就目前来看,这一想法还停留在概念阶段。
 
另外,政策监管的风险对于安心店来说同样存疑。在民用住宅内经营商品与服务,按个体经营法规应该是需要去社区、工商备案以获得经营许可的。未来,安尔发如何解决合规性问题?
 
安尔发官方回复称,目前各个安心店仍处于起步阶段,此类证件也在审批当中。另外,安心店在之后的发展模式中将以线上撮合平台为主,门店中的商品仅供展示,真正的商品交易还是在安心点 APP 中完成,以此规避线下零售需要面临的资质问题。
 
 
在任何一种可持续发展的商业闭环中,每一个因子都应当是健康且得益的,在安心店的形成链条中,用户可以享受更便利的服务,联营商能够共享居民数据并开发其商业化价值,店主也能在其中获得不错的收益,前文中提到的余灿展,通过促成产品服务的提成与APP广告费分成,月收入可达到3万左右。
 
“我们还设想过怎么利用起社区内的闲置劳动力,比如社区居民里有医生、老师,我们可以把这些居民的技能变成服务包,让用户花钱来配对。”邓新文谈到。
 
(本文首发钛媒体,记者/苏建勋)
 
广东安尔发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为国家高新技术企业(证券代码430569)是一家专注于物联网系统研发、平台运营、O2O服务为一体的高科技互联网企业,是首家实现智慧硬件同社区相结合并实现盈利闭环的引领性企业。
您来访的目的是:
  • 官方微信
  • 手机网站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

4000-430569